陈律师:
Previous Next

社会法制

时间:2019-08-08

原标题:天津“蝶贝蕾”传销血债累累 不到半年竟致五人死亡

你还记得两年前惨死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吗?刚刚大学毕业,前途一片美好,却因为求职过程中惨死在天津“蝶贝蕾”传销的圈套中。2017年7月14日,在天津静海郊区的一处水沟里,23岁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的尸体被人们发现。

鉴骗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天津“蝶贝蕾”传销团伙罪恶累累,仅在2017年就导致5名被害人死亡。

惨死的李文星

传销首犯获刑八年

2017年5月20日,陈伟在“BOSS直聘”网站发布的虚假招聘信息,将被害人李文星被骗至传销窝点。为迫使李文星加入传销组织,时任寝室长的艾福升安排陈治冲、张璇、张紫辉等人以跟随、限制通话、锁门等方式,非法限制李文星的人身自由。

胡敏接替艾福升成为寝室长后,继续安排张紫辉等人限制李文星的人身自由,李文星先后被转移至李旭明及田某的寝室。7月11日,艾福升让翟亚韬将李文星遣送回家,当日晚7时许,翟亚韬联系出租车司机张风格,让张风格送李文星到天津南站。

张风格驾车途经静海区时,将车停在路边并到其妻子经营的流动砂锅店吃饭,随后返回时发现李文星已不在车内。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静海区G104国道153公里700米处(流动砂锅店旁)的水坑内被发现。

今年3月18日,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二审宣判。最终,该传销组织的首犯以及骨干成员纷纷获刑。其中,管理该整个传销组织的首犯陈兴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十万元。其余7人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非法拘禁罪,分别获刑七年六个月到缓刑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四万元到三万元不等。

涉及的多起非法拘禁

几乎都是同样的方式被骗入

鉴骗注意到,该案还涉及的多起非法拘禁,几乎都是通过网络招聘的方式被骗入传销窝点。2016年9月10日下午,陈浩因找工作被骗至传销窝点。为迫使陈浩加入传销组织,该传销团伙以跟随、限制通话、锁门等方式,非法限制陈浩的人身自由。

展开全文

2016年12月18日下午,蔡超通过网络招聘被骗至传销窝点。为迫使蔡超加入传销组织,吕栋安排李旭明、张璇等人以跟随、限制通话、锁门等方式,非法限制蔡超的人身自由。

2017年1月3日晚,马某通过网络招聘被骗至传销窝点。为迫使马某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吕栋安排被告人李旭明、张璇等人以跟随、限制通话、锁门等方式,非法限制马某的人身自由。

2017年6月6日11时许,赵某因找工作被骗至传销窝点。被告人积某将赵某安排到胡敏的寝室,胡敏让张某负责接收。赵某发现被骗欲离开时,遭陈伟等人恐吓、殴打,阻止赵某离开。

天津“蝶贝蕾”传销血债累累

不到半年时间致五人死亡

在中国众多的传销组织中,“蝶贝蕾”是一个老牌传销组织。公开信息显示,自2005年开始,“蝶贝蕾”的一些成员加盟贵州虹跃集团的下属公司贵州虹跃药业有限公司,披起了“合法”的外衣。

该传销组织以推销商品为名,欺骗参加者以2900元的价格购买商品(无实物)获得加入资格成为会员,以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人数作为晋升和返利的依据,晋升顺序依次为会员、推广员、培训员、代理员、代理商。

历经十余年发展的传销组织“蝶贝蕾”,分支流窜各省,其模式不断更新,该组织成员9成以上来自网络招聘,在警方的不断打击中,削弱又壮大。

2004年,媒体报道“静海开始滋生传销”。如今,静海被称为北派传销的重灾区,非法拘禁、暴力行为等屡见报端。十几年来,当地对传销的打击未曾断绝。

早在2006年,“蝶贝蕾”传销案被山东聊城警方破获,涉案者达50余万人,涉案金额达20多亿,犯罪嫌疑人遍布30多城市,是彼时全国破获的最大传销案。

鉴骗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天津的“蝶贝蕾”传销团伙罪恶累累,欠下的血债罄竹难书。仅仅在2017年的3月到6月期间,包括李文星在内,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致5人死亡。

半月两人溺水死亡

均为同一个传销团伙所为

2017年3月12日,郑宏明将被害人曲某骗至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杨李院村“蝶贝蕾”传销窝点,欲使其从事传销活动。为防止曲某逃离,董金胜、李文强安排温云斌、杨建峰等人对曲某进行看管,采取威胁、跟随、限制与外界通话等手段限制曲某人身自由。2017年3月17日5时许,李文强、温云斌、杨建峰等人带曲某外出躲避警察清理时,曲某从传销队伍中逃出,在被传销人员追赶的过程中,曲某跑入静海镇范庄子村西湖内溺水死亡。同日,董金胜指使李文强从曲某的银行卡内盗取2000元。

2017年3月25日,董金胜安排郑宏明、肖旭在天津市静海区沃德大酒店附近对被骗来的被害人杜某继续进行诱骗,并将其带至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义渡口村的由黄贻担任寝室长的传销窝点。杜某被带入该传销组织窝点男生寝室后,因欲离开被毛晓波、武广志、郑宏明等人殴打并控制。

同日22时许,杜某被带至由毛晓波担任寝室长的传销窝点,为防止杜某逃离,毛晓波安排武广志等人对杜某进行看管,采取威胁、跟随、限制与外界通话等手段限制杜某人身自由。

2017年3月27日20时许,在静海镇一街新村附近果园内,杜某趁传销寝室成员为毛晓波寝室一传销人员过生日之机逃离传销组织,武广志及张某等人随即追赶,杜某跳入附近水坑中。随后赶到的毛晓波将该情况上报董金胜,董金胜到达现场后指使黄贻再次拨打119救助电话谎称人已救出。后董金胜指挥传销人员撤离事发现场。2017年4月14日,杜某的尸体被发现。

2018年6月27日,静海区法院以非法拘禁罪、盗窃罪,判处董金胜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19000元;判处李文强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4000元。其余各被告人犯非法拘禁罪,分别获刑十年到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被害人出现昏迷症状

传销人员不送医院致其死亡

2017年5月初,“蝶贝蕾”传销组织人员将被害人李某骗至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的传销窝点,欲使其加入传销组织。同年5月13日,李某被转移至史祥领导的寝室,史祥安排吕小青为李某的主带师傅,杨飞亚、魏长松为副带师傅。

为防止李某逃离传销组织,史祥、严林林、郝烁、吕小青、魏长松、杨飞亚等人对其进行看管,采取跟随、限制与外界通话等手段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

2017年5月21日3时许,史祥等人跟随李某步行去城郊野外传销窝点过程中,李某因身体原因不能自主行走且出现昏迷症状,史祥安排魏长松、杨飞亚、吕小青、郝烁等人将李某抬至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西外环陆家院村西苹果园,史祥等人未能及时将李某送往医院救治。后史祥让郝烁、吕小青等人先行离开,留下魏长松、杨飞亚二人看着李某,后魏长松、杨飞亚也自行离开苹果园,最终导致李某死亡。

2017年12月28日,静海区法院以非法拘禁罪,一审判处史祥、严林林、郝烁、杨飞亚、魏长松有期徒刑十年到六年不等。

毛巾捂嘴致被害人死亡

2017年6月6日晚,郭某伙同张某将河北省清河县人戈某超骗至静海区静海镇广泽里刘某负责的“蝶贝蕾”传销窝点。当戈某超进屋后发觉情况异常准备离开时,被屋内的蔡某、慈某某、方某等多名传销人员控制,在屋外望风的刘某听到戈某超的呼喊声后,一边通过微信指示赵某等人用毛巾捂戈某超的嘴,一边与在屋外望风的李某进入屋内,由赵某把毛巾塞进戈某超嘴里。

后韩某、彭某、刘某、慈长瑞等人以逐层叠压的方式压在戈某超的身上,致戈某超因机械性窒息,当场死亡。

为逃离“蝶贝蕾”传销组织

他跳入池塘后溺亡

2016年9月30日,被害人陈某被传销人员王某某骗至天津市静海区“蝶贝蕾”传销组织。王某某等人将陈某带至位于静海镇老桥头附近的传销寝室内。为迫使陈某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李军军受王某指使,伙同陈某、王某某等人采取锁门防止逃跑、上厕所、外出由专人看管、限制与外界通话等方式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

2016年10月4日,陈某被控制带出窝点,当日18时许,传销人员返回寝室路过静海区良王庄乡白杨树村村南的池塘时,陈某为逃走跳入池塘,后溺亡。

2018年6月29日,静海区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李军军有期徒刑六年。

看着这一个个血淋淋的案例,鉴骗提醒,大学生求职过程中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误上贼船。而一旦发现不对,千万不要被眼前的“高收入”晃花双眼、迷乱本心,千万不要因一时贪念,误了自己一生的前程!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

  • 陈律师
  • 咨询手机:
  • 微信号即手机号